網頁

星期五, 4月 21, 2017

頂大學人論金門與沖繩文學 解析冷戰庶民生活

頂大學人論金門與沖繩文學 解析冷戰庶民生活


由來自臺灣的訪問學人分享研究成果的「頂大訪問學人學術論壇」從2013年開始辦理,已邀請許多不同領域的學人分享他們有趣的成果,帶領聽眾進入更多不同的領域。2017年首場演講則邀請透過教育部頂尖大學計畫到哈佛大學訪問研究的中興大學朱惠足教授,以「翻譯『冷戰』:沖繩與金門的語系文學」為題,探討同為軍事島嶼的沖繩與金門,兩地文學反映出冷戰時空背景下市井小民深受軍事影響的生活,解析這特殊的歷史與地理背景,文學創作者如何透過文字表達軍事島嶼的特殊性。本次活動由哲學星期五主辦籌劃,與紐英崙中華專業人員協會及駐波士頓教育組共同合辦,成功吸引老中青不同世代聽眾齊聚一堂,激盪美麗的交流火花。

朱教授首先以美國總統川普外交顧問建議將日本沖繩的美軍基地移至臺灣的新聞為引言,帶出冷戰背景下,美軍在日本沖繩設立軍事基地的歷史。朱教授接著解釋沖繩與金門同為軍事島嶼,地處邊陲,同樣具有無法歸屬於哪一個國家,卻是與他國接觸最前線的共同特性,兩地也因此發展出不同於主流中心的文學語系。對於日本東京居民而言,生活中並不會見到美軍,因此覺得隨著冷戰結束進入「戰後」時代,然而沖繩因美軍基地長期駐紮,冷戰對於沖繩當地居民而言,並沒有結束,仍然持續中,而美軍享有的治外法權,也使沖繩居民承受大部分日本遭受的國家主權與人權的壓迫。長期下來,引發沖繩居民近年反對美軍基地的抗議活動。沖繩文學家又吉榮喜及崎山多美透過他們的作品深刻與寫實地刻劃出沖繩居民的心境與生活樣態。

而位於兩岸軍事前線的金門,也與日本沖繩有相似的特性,民眾的生活與戰爭、軍人密不可分。朱教授從兩位金門作家作品:黃克全的<四個故事>及吳鈞堯的<破>,介紹金門的特殊文學性。黃克全的作品中,透過父親敘說國軍誤認他是間諜而遭審問與疑似刑求的4種不同細節故事,反映出金門居民深受戰爭影響的恐懼及心理創傷。吳鈞堯則透過主人翁的回憶,以妯娌互鬥、軍人役男與金門女性的情慾流動及鄰里女鬼傳說等雙重寓言暗喻兩岸從軍事對抗的緊張情勢,到台商赴中國大陸投資的經濟交流等現實。金門則隨著兩岸政經關係的改變,從戰事的前線,搖身一變成為經濟交流的後門。(教育組提供)


經過朱教授精彩豐富的解析分享,聽眾踴躍提問關於臺灣主體性、金門年輕一輩文學作品、方言在文學的表現方式等問題。朱教授坦言,不管是沖繩或金門的文學界都出現斷層,目前較少有年輕一代的沖繩與金門文學家。關於方言在文學作品中的呈現,方言如實地顯現當地居民生活型態,但也形成翻譯成其他語言上的困難,朱教授認為這是一種不可翻譯性,如朱教授嘗試將沖繩文學作品翻譯成中文,作品中的沖繩語以台語譯出,但沖繩語卻變成了台語,閱讀上仍感到怪異。問答中,也有聽眾分享自身想法與講者交流,這名聽眾認為或許臺灣可以思考如何運用軟實力,在包括日本與中國,及新興東南亞國家的東亞下,發展臺灣特色,讓世界看見臺灣。而語言也可以是世界認識當地族群文化資產的通道,因為接觸到當地族群文化,而吸引更多人學習當地語言及認識更多當地文化資產,成功將當地族群特有的文化推廣到世界。本活動在講者與聽眾精彩的互動交流中,圓滿劃下完美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