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星期二, 12月 06, 2016

屋頂可以種菜 波士頓哲五談都市農業

講者Cathy Chung。

主辦人鍾佳君(右一),講者Cathy Chung(前左五)與部分出席者。

都市與農業,兩個看似衝突的概念,如何成為一種新型態的生產方式呢?Cathy先從現代農業的發展史說起。現代農業的特色之一,機械的使用,一方面提高了農業生產效率,但是購買機械需要的資金亦使生產成本越來越昂貴,為了增加營收以購買農具並且因應機械適宜使用在大面積農地的特性,農業生產慢慢往單一物種、大規模耕種,並且逐漸只有在土地較廉價的鄉村區域才能存在。我們在超市裡所看到的蔬果幾乎都是透過這種鄉村農業生產出來的。經由商業化管理,還有和大型通路商店的合作,消費者大部分都是經由這種管道購買遠方生產的蔬果。在全球化貿易流通的今日,美國消費者的農業生產腹地更延伸到世界各地,以2015年為例,鄰近的墨西哥與加拿大是美國進口蔬果的主要供應市場,秘魯與中國,還有緊接在後的西班牙跟印度,一起連成了美國生鮮蔬果的全球供應網絡。

但因此也衍生了諸多問題。仰賴遠距離運輸的供應鏈製造超高碳足跡,製造端與消費端分離的結果也造成了消費端囤積大量食物,很多進而浪費食物的問題。Cathy以亞利桑納州土桑市的大學組織 Compost Cats 為例,介紹了他們如何將本來會被丟進垃圾堆的過多食材製造成有機堆肥的創意。這個活動的發起地土桑,是墨西哥農產品進入美國境內的第一線入口城市,過多湧入的食物造成的浪費應該如何被解決,變成了一個嚴重的經濟與道德問題。

都市農業某程度便是為了因應這些現象的一種解藥。都市一般來說都是農產品的消費端,仰賴運輸進口生鮮蔬果。但透過個人、社區或城市等級發起的運動,許多人試圖改造自家餐桌上的食物供應鏈。相較於鄉村農業,都市農業通常佔地較小(小於兩英畝,兩英畝換算成台制約0.8甲),有些是由志工組成,單位面積內有較多種類的植物,也比較偏重以人力與基本工具來栽種。這些生產組織的好處,因為距離縮短了,所以蔬果較超市買到的更新鮮可口,減少碳足跡以及食物浪費之外,還具有教育以及團結社區的功能;但反過來,都市農業雖然排除了中間商從中剝一層皮,因為低度機械化人力密集的關係,價格較高,另外還有氣候、法規、惡意破壞等的限制跟問題。因此有人提出,透過種一些市場價格較高的植栽提高土地的單位生產價值,或者推廣農作物各個部位的食用方法,等等的這些措施可能更能夠使都市農業長久經營下去。

Cathy也分享了幾個芝加哥很精彩的都市農業成功案例。第一個是Northside Preparatory高中。在學校的支持之下,志工、學校老師與學生們開始著手改善學校旁邊原本會有流浪漢聚集的鹽鹼地,並把這一系列的計畫納入學生可選擇的課程之中。他們讓高中生從搭建園圃、種植農作物到烹飪食材,親身學習到餐桌上的食物究竟是怎麼來的。第二個案例是Englewood的社區農場 Growing Home’s Urban Farm 。Englewood 原本是芝加哥近郊人口外移最嚴重,工作機會最缺乏,幫派活動頻繁的鄰里之一。農場發起人看準了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就是空地最多,從農場建立、招募與訓練流浪漢成為農業勞動力,慢慢地讓荒涼市鎮重新有了生機,周圍也開始出現了咖啡廳與餐廳等社交場所。農場也提供更生人再社會化的訓練計畫,讓許多有犯罪紀錄、很難復歸社會的更生人有接受訓練、學習新技能的可能。

Cathy的公司 OMNI Ecosystems/The Roof Crop 則是致力於發展建築物屋頂的綠化技術。芝加哥城市法規針對一定規模以上的新蓋大樓要求綠化的規定,讓越來越多的建商對屋頂綠化產生了興趣。傳統上是鋪蓋草地,來調節溫度與淨化空氣、降低噪音量,但新技術已經不只可以養草地,甚至可以在屋頂上栽種農作物,達到更高的生物多樣性。除了在外觀上更多層次更美麗之外,綠化建築結合了都市農業的特色,用美味新鮮的蔬果,慢慢的在改變居民還有他們的社區 。(Cafe Philo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