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星期五, 4月 29, 2016

中華頤養院向創辦人致敬


(Boston Orange 周菊子昆士市報導)中華頤養院康復中心423日揭曉“創辦人牆”,向14名三十多年前出錢出力,為病痛纏身華人耆老打造幾近完美頤養天年之所的熱心人士致敬。
三十年前,是阮陳金鳳,陳毓璇,陳家驊,陳鐵堅,朱曉東, 梅伍銀寬,吳文津,黃令南,陳秀英,和已辭世的喬治史立德(George A. Schlichte),克文珍(Martha Jane Hackett),陳郁立,李實卿,黃兆英等人持續努力8年,出錢出力,鼓動了整個社區人心,才終於建成中華頤養院。





South Cove Manor Founders
       Paul Chan  陳家驊
                         Bill Y.S. Chin  陳毓璇                        
Robert Chin *   陳郁立
          William D. Chin 陳鐵堅          
Hugh Tung Chu * 朱曉東
      Amy C. Guen  阮陳金鳳
Shih Hing Lee * 李實卿    
Martha Jane Hackett  *  克文珍
Bernard Lin-Nan Huang 黃令南 醫生
       Ruth C. Moy  梅伍銀寬
George A. Schlichte  *  喬治史立德
Helen Chin Schlichte  陳秀英
David Shu Ying Wong  * 黄兆英
Eugene Wen-Chin Wu 文津
*Deceased
三十年後,經由陳秀英,陳毓璇及現任董事會主席雷偉志等人的努力,中華頤養院從波士頓遷址昆士市,面積擴大為57,000平方呎,床位增至141個,服務內容也擴展為包括短期康復護理治療。整體環境設施被譽為如五星級酒店,服務水平也有令人驕傲的19年零缺點佳績。
陳秀英在“創辦人牆”揭幕式中懇切的感謝所有創辦者及其家人,不但三十年前慨伸援手,三十年後還繼續解囊。中華頤養院康復中心擴展遷建,共需籌資300萬元,如今已募得250萬元,還有50萬元仍待社區熱心人士支持。
陳秀英坦白指出,85%中華頤養院長期護理院民是由醫療補助(Medicaid)支付費用,每日每人次有 37.5元差額,中華頤養院的營運因此面對的挑戰不小。
中華頤養院康復中心董事會主席雷偉志在“創辦人牆”揭幕式中簡述了有如掀起波士頓華埠當代史一角的該院緣起歷史,以及多名創辦人的貢獻。
當年做社工的阮陳金鳳經常探訪獨居華裔老人,發現這需求,找了一批熱心人商量,歷經八年的討論,協商,奔走,籌款,中華頤養院才終於在1984414日破土,1985年落成。
那時候,阮陳金鳳的弟弟陳毓璇,義不容辭的協助,慷慨提供聚會討論者在他所經營的華珍酒樓(現名龍鳳酒樓)內,花5元就可點心,菜餚任享的優惠。他自己也積極參與協助籌款,在華人社區內前後共籌得100萬元。
雷偉志透露,籌到100萬後,中華頤養院要施工,面對著得拿出35萬元做履約保證的挑戰,是陳毓璇挑起重任,把那些創辦人全找了來,坐成一圈,請他們想辦法貸款,最後有24名企業家及個別人士慷慨解囊,湊足了這筆錢。
這些人後來把其中的14萬元貸款變成了捐款,另外又再免了10萬多元的利息,給華人頤養院打下良好基礎。
黃兆英及其父黃高壽也是中華頤養院的有力支持者。當中華頤養院在創辦初期,需要錢繳交申辦證照費用,或是刊登公告時,那些創辦人經常去找他們。黃氏宗親會也捐了5萬元來建中華頤養院。
中華頤養院的首屆董事長陳郁立已於1992年辭世,這天由他最小的女兒陳銓伉代表致詞。
陳銓伉透露,以前她對中華頤養院所知不多,這次因為中華頤養院“創辦人牆“揭幕,才從阮陳金鳳那兒聽來許多關於她父親的事,頓感中華頤養院有如她從來不知道的妹妹,是她上大學後她父親的心力所在。包括1980年代中期,陳郁立一度清空自己的儲蓄戶口,利息全免的借給中華頤養院,讓中華頤養院得以辦理第一筆大額貸款。她自己記得的是,中華頤養院起緣於中華耆英會,因為當年她和姊姊還被父親派去做義工,粉刷牆壁。

中華頤養院的其他創辦人,個個貢獻良多,包括本業是律師的陳鐵堅,為中華頤養院提供了許多法律顧問服務,包括和波士頓重建局等公家機關討論土地及區域規劃等許多事。曾任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的李實卿,曾協助中華頤養院爭取社區支持,給了中華頤養院辦理申請時必要的基礎。 波士頓大學退休教授黃令南,當年協助中華頤養院招聘了許多雙語的專業護士,醫生,還加入了董事會服務。陳家驊及喬治史立德撰寫了中華頤養院最原始版本的企劃書,並在申辦期間提供專業諮詢協助。克文珍和阮陳金鳳攜手,招募符合資格的雙語工作人員。他們當年拿到在政府登記有案的持牌護士名冊,再根據華人姓氏來一個個找。她倆還研擬出工作細則,福利內容及培訓辦法,使得中華頤養院的經營得以更有條理。